作者:Kimy
 
时光回顾
载入中。。。
我的相册
最新日志
载入中。。。
最新唠叨
载入中。。。
最新留言
载入中。。。
博客登陆
载入中。。。
友情连接
博客信息
载入中。。。
 
 
载入中。。。
http://lwmsyuan.blog.lwinfo.com/index.html

载入中。。。
常庄的山山水水之南峪  [作者:竹林居士 日期:2017-4-26 9:33:00]

常庄的山山水水之南峪

  南峪水库

 

穿过常庄村向南大约二三里地,有一个村庄叫南峪村。整个村庄坐落在一个山坳里,东西南三面环山。山上的水都向山下汇集,在山坳的某个地方筑一道坝,便盛得满满的一湾水-----这就是南峪水库了。水库不大,但水清澈如玉,水草在水面上悠悠的荡漾着,鱼儿在水下闲适的游来游去,还时不时的引来低飞的燕子、麻雀等各色小鸟从水上掠过,荡起一圈圈涟漪。打乱了倒立在水底的山影。山影浮动着、飘摇着,时而清晰,时而朦胧。

这便是山水相接,山中有水,水中有山了。

水库的美让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但是常入我梦境的却是这山水间的足迹。

那时我的前辈大哥们很多都住在学校里面,如同我一样的单身小狗们,周末常常不回家,于是我就常跟他们去水库边玩耍、纳凉。有时候也会做一回渔翁,在绿荫下垂钓。但是我们毕竟不是专业渔翁,工具简陋的很。一根竹竿,挂一条鱼线,拴上一个鱼钩,这便是我们的整套装备了。再借上一辆单车,沐着春风夏雨,秋日冬阳,徜徉在去南峪水库的路上。当然我们是渔翁之意不在鱼,在乎山水之间了。虽然如此,偶尔也会小有收获。那次我与振洋大哥,泗伟小哥,把钓钩抛下,闲看野鸭戏水之时,突然,竹竿颤动,有戏!急忙抄起竹竿,开始拽线,手头沉甸甸的,一定会有大惊喜。终于经过一番激烈的“搏斗”后,拉出水面一看,哇,果然是好大的一条鱼。说真的,那是我第一次见钓到这样大的鱼,好是兴奋。泗伟小哥后来说,当时我激动的差一点就把鞋跑掉了。

回来之后,自然是振洋大哥亲自下厨熬制鱼汤,嫂子亲手烧制小菜。一盆鱼汤,几碟小菜,数两白酒,三人对酌,畅谈人生,略聊感悟,共抒忧愁之苦,同领山水之乐。琐琐碎碎的往事、眼前事、未来之来事也堆得满满的一桌。好不快哉!我是不胜酒力的,几乎是沾酒即醉。也许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吧,那次我依然是陪饮,但也是一直在奉陪着。最后喝到欲言而已忘,唯有哈哈大笑。那已经是三人皆醉,不辨东西了。

二十年过去了,细想起来,仍是历历在目。那个时候这样的场景隔三差五的就在振洋大哥家上演。想想那时我刚刚走出校门参加工作,不通人事,不谙世事,幸亏能跟着几位前辈大哥“厮混”了这么久,才略懂得了些如何处事,如何教学,如何工作,他们就是我人生的领路人。

自从离开常庄中学以后,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像以前那样相聚过了,很是怀念。

 

  王鲁山

 

水库的东面有一座山名曰:王鲁山,其山谷幽深,林壑优美。林中树木品类种繁杂,而又以松树最多。松树春天开花,结出松果,经过一个夏天的洗礼,赶到深秋松果炸裂开来,里面的松子或落或藏,剩余的部分便是我们常说的松球了。松球富含油脂,极易着火,所以理所当然的成为当地百姓最喜爱的引火之物了。我第一次,爬王鲁山就是为它而去的。

那时,学校里烧锅炉需要大量的松球,每年的深秋便组织师生到山上去采摘。那天我闲来无事,泗伟兄约我混在队伍里一同去,于是就一同去了。上山的路只有一条羊肠小道,本就崎岖难行,又经过一个夏天,雨水冲刷的沟沟坎坎,更是举步维艰了。所以,我们大部分人都是徒步,有几辆自行车也是只能推着走。下山时勉强能骑行一段,但也是考察他的胆量、勇气和技术,一不小心就会惊险万分。我们回来的时候,有一位女同事的自行车失控了,连人带车贴贴撞撞的从山路冲了下来,吓得我们所有的人身上直冒冷汗。幸好她反应快,及时的冲向一块平坦的、松软的小庄稼地,才勉强的停了下来,总算有惊无险。

经过大约大半小时的艰辛终于到达了山顶。说是山顶,其实是一个山凹,东西两座山峰在这里连接,暂时形成了一小块平坦之地。向前的路从这个山凹出发,不再登山,而是在半山腰沿山势九曲八拐的崎岖前行。走在路上,环顾四周,松树层层叠叠,拥拥挤挤的从山脚下一直罗列到山峰之巅。林木密密实实,阳光很艰难的从松针叶中挤进来,零零散散的洒落在地面上。所以,高大的松树下面几乎没有其他的灌木,甚至连小草也很难生长。有的只是长年积累的落叶松针,松松软软铺在地上。由于年岁太久,一些松针已经化作了泥土,和大地融为了一体。这为一种叫做“松伞”蘑菇的生长提供了极好的营养。六月天一场大雨过后,再经过一天的阳光曝晒,气温回升。第二天早上,如果你能早起,赶着雾气在树林里仔细寻找,你会惊喜的发现一朵朵“松伞”顶着嫩黄嫩黄的皮肤悄悄地钻出了地面,或藏在松针之下,或长在岩石旁边,湿湿的、滑滑的,如同刚刚沐浴了一般。如果这时采摘来,凉好晒干,便是极好的山野美味了。只可惜,我常常做懒猫,不到日上三竿不起床。每次去的时候已是菌伞开裂,皮肤暗黄,如同老妪了。不过,偶尔也会有偷懒的菌儿,日过晌午了才磨磨蹭蹭的露出头来,恰好被我逮个正着。

拐过这九曲十八弯的山路之后,有一座石屋,那是看山人的住所。主人热情好客,一见我们,就开始买肉杀鸡,非要留我们在哪里吃饭。青菜都是自家地里种的,嫩绿的黄瓜还不曾来得及卸掉花儿;鲜红的西红柿尚且带着清晨的露珠;辣椒,青的、红的、圆的、尖的都精精神神的挂在枝上;白菜已经卷心,土豆也已长大……随随便便捡几样就能摆满一桌。趁着主人忙碌的时候,我们沿着山梁走到山谷,再从山谷爬上山峰,有机会放眼望去,群山连绵,峰峦如聚。不亏“王鲁山”之名来了。自己站在群山中就如同汪洋大海中的一片小舟,渺小的只剩一个黑点。就连群山环抱中的那个小村庄兰子村,远远的望去,也好像是林中的一片树叶被吹落了下来,斜斜的挂在山坳里。在群山之中,虽然感觉渺小,但是我们毕竟站在了巨峰之巅,雄壮的山峰就踩在我的脚下,顿时感到豪情万丈。那时,自己仿佛就是草原上月光下的头狼,对天长啸。没有相和,也没有回响,声音飘飘荡荡的沉寂在群山之中,心中的郁闷也随之而去,一片畅快。

当我们回来的时候,山之主人已经做好了一桌丰盛的午餐等着我们了,领略了山之美,又品尝了山之味,真好,真好!

 

  • 标签:文化 苗山 山水 
  • 圈子:书香苗中 
  •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