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乡马杓湾
作者:竹林居士 日期:2015-3-18 16:01:00

我的家乡马杓湾

 

我的家乡马杓湾坐落在巍峨的群山之中,南北均与邻村隔山相望。村西的高山是座“小高原”,高原上有三个村分别叫东、西、北平洲。这些山连连绵绵,形成一个大山脉。一直向东延伸,几乎要在村东合拢了。幸好如此,才在山脉的缝隙之间给我们村留下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平坦的小路通往外界。村中每一户人家无论你的朝向是哪,都是出门见山。所以儿时舅家的表兄妹们嘲笑我们说,“平州顶上飘下一片菠萝叶,马杓湾就黑了天”,还说“住在我们家就是好,可以多睡觉,因为明天迟,黑天早”。哦!对了还有一个典故不好意思说呢,据说,当年日本进中原时愣是没有找到我们村,哈哈,可见小了偏了也会有好处的。这些典故当然是笑话,不足为凭。其实我们村还是很有历史的,下面先说说

我们村的来历

据我们的家谱记载,在明朝中叶的某一天,我的先祖们来到了这个山谷之中看到这里桃红杏绿,草木际天,于是决定在这里定居下来,并称这个山谷为“桃杏村”。其实,当时他们决定在这里定居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现在我们村中的那口常年不断水的古井。据老辈人说,这口井一直通到东海,所以永远不会干枯。是否通到东海无从考证,但永不会干枯倒是真的。有一件事一直让我们村人引以自豪,那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年大旱,周围十三个村的吃水井都干了,唯有我们村这口井还有水。十三个村的人整日整夜的排队下到井底取水,也只有这个时候才有幸见到整个井是什么样子的。整个井筒是用青石砌成的,井底横着几根柏木,每一根都有一搂多粗,至今不腐。人站在柏木上刚好淹满一筲(shao)水,虽然这时十三个村的人不住来打水,还是一直能淹满那只打水的筲,始终没有干枯。当然这都是听祖父辈,父辈们说的,没有亲眼见到。不过,一九八九年大旱的那一年我亲眼见过平洲村的人来我村打水的壮观场面,早晨起来,天还不亮从山顶到山底下已经排起了一条挑水的长龙。吱吱呀呀铁筲的声音传遍大半个村庄。几千口人的吃水全部依赖这口井,哪一年的井水还未曾下去一半。

我在这里称其为“井”,其实我们村现在一直称其为“湾”。又因为我们村的形状似马杓,所以我们的村名改称为“马杓湾”(还有的说是因为湾似马杓),那已不知是何年何月的事了。

究竟是因为什么这个湾不会干枯呢,还有一个更古老的传说。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我们村这个地方就是一片汪洋,平洲就是一个小岛。后来大水逐渐退去,露出了山体,露出了地面,才有了碧草如茵,古木参天,再后来我的先祖们才发现了这个天赋之地。这个传说虽是古老,但也不是妄谈。据说,在几十年前还有人在山崖上发现过一些铁橛,疑似是当时固定船只用的。现在如果你环顾村中四周的山你会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一些山崖上光滑的岩石几乎在同一个水平面上。就像大河两岸被水冲刷的样子,这疑似是长期被水浸泡的结果。近几年来,我们村还发现了一些溶洞,小的如石屋,大的如广厦,里面的石笋,石柱林林立立。这些现象至少说明在很久以前,我们村水流是非常充沛的,或是大河,或是汪洋。后或因地质变化,或因环境变化,水流退去,但水脉还在,这便是那口古井。

后来,人们把古井的周围加以扩充,形成了一个大湾。井水汩汩流出,汇成满满的一湾清水,水满自溢又形成了一弯清清的小河。河水清澈见底,由西到东从村子中间缓缓流过。夏天河水凉凉的,冬天河水暖暖的。这里一直是村中女人们洗衣的宝地,孩子们玩耍的乐园。只可惜,这一切都只能在儿时的记忆里去寻找了,现在井水虽在,湾却是常常干枯的,小河直接变成了一个大垃圾桶。

  神话传说

拜神,这是古代先民的传统了。那个时候,每个村中都会有大大小小的庙宇。比如,关帝庙,土地庙等等。这些神都是通神,几乎各地各村都有供奉,我们村也不例外。除此之外,我们村还供奉着一位神称作至公老爷(音是对的,哪两个字,我没见过,只能按我的理解凑字了)。这是我们村土生土长的神,别的村是没有的。

至公老爷真的是位神仙,这从他的庙宇所在之处也可见一斑。

我们村有一个深长幽远的山谷,名叫鹁鸽洞。鹁鸽洞里有座山,高近百米。山脚稍缓,树木长得葱葱茏茏,密密层层的树叶把整个山裹得严严实实的。越往上山势越陡,在近山顶处陡然竖起了一片巨石,形成光滑的山崖。山崖约有几十米高,几百米宽,在山崖当中有一座石洞,洞口足有二三米高­­­——在离山老远的地方就可以看到这个石洞,这便是至公老爷的庙宇所在之处。洞又陡又高,所以象我这样胆小之人是不敢上去的,关于洞中之景我也只能是道听途说了。听说洞内十分宽敞,可溶好多人并排而行,洞之深更是没有人能说得清。据说此洞还有另外一个出口,那是在十几里以外的玉王山上。因为现在无人敢于探险,所以也无从考证。

这些还不是奇特之处,更为神奇的是,石洞之中有一个天然的石碗。石碗中常年有水,而且水的多少预示着今年涝旱的程度,老人们说,这是至公老爷对人们的暗示。至公老爷不仅能向人们暗示,还能给人以庇佑。村中人都相信,至公老爷的手中有下二指雨的特权,之所以说是特权,是因为他老人家下这二指雨,不必惊动龙王,也不必禀告玉帝。每到大旱之年,我们村求雨时,不求龙王,而是搬至公。老人们说,每每会有灵验,无风、无雷、静悄悄的,夜里就会下上一场小雨,雨虽不大,但足以能缓解旱情。当然,也有不给面子的时候,那样的话,就要至公姥娘家——杓山人出面了,并且要摆出全部的仪仗。八抬大轿、绫罗伞盖、刀枪剑戟、五色旗牌……一样也不能缺,全部摆开能摆几百米路,动用七八十人,这些都是玉帝御批的,他应享的礼仪。但上山搬他的时候,千万不能有女人,那是因为,至公老爷生前是和尚,特别讨厌女人。如果女人去了他的洞口,不是让你下不来,就是会让你遇到蛇之类的东西。当然男人们上去时,不磕头也是会下不来的。这就是神话传说,从来不会有人去较真,去考证的。就让那些善男信女们去顶礼膜拜吧!

  风景如画

自从我们先祖发现这个地方的时候,这里已是落英缤纷,芳草鲜美之地;树木丛生,危峰兀立之所。虽历经几百年,这里依然是长林丰草,松苍柏翠。

我们村山多,自然林也多,几乎每个山头都是一片翠绿的山林。山林之下便是梯田,梯田层层叠叠,从山脚一直延伸到山顶,从空中俯瞰蔚为壮观。这不知凝结了多少代先祖们的心血!梯田的堰都是一块块青石垒成的,低的有几十公分,高的有二三米,那是多么伟大的工程啊!历经几世几代,堰头长满了大大小小的灌木,或荆棵,或迎春,不经意的一颗,它的树龄就会超过村中年龄最长得老人。还有更年长的,都屹立在悬崖边上俯视着全村。一到春天,漫山的迎春花、杏花、桃花接连开放,黄澄澄,红艳艳,一簇簇,一片片,像是把个村庄镶上了花边,送进了花海。

全村最美的山要数村东南的枫山了,从山下到山顶,草木一直是层层密密,风雨不透。山上植物种类不可胜数,最惹人眼还是枫树,夏天青枝绿叶,苍翠欲滴,秋天则是“漫山红遍,层林尽染”。这也是我们村唯一的未被开垦的原始山林。没有被破坏或许是由于其正面陡峭如悬崖,无法开垦成耕地,又因为山上树木多数为矮小的灌木,无栋梁之才。正如庄子《逍遥游》中那棵大椿树“其大本拥肿而不中绳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众所同去也”得以“不夭斤斧,物无害者”吧。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山林都这样幸运。我记得小时候还有几片林地,都是些高大的柏槐,大的能做梁,小的能做檩,枝枝叉叉也能做个架杆什么的,这几年也被破坏殆尽了。还有,各山各坡的柿子树,那时秋天一到,每棵树上都挂满了红灯笼。熟透了的柿子晶莹剔透的,艳艳欲滴,那甜人的味道至今难以忘怀。如今,满村里也找不到几颗了。可惜,可叹!

我祈祷,我的故乡永远风景如画。

 

 

  • 标签:故乡 
  • 圈子:书香苗中 
  • 发表评论:
    载入中。。。